2013年10月2日 星期三

立可拍

你們啊,猶如路旁綻放的小花,溫柔婉約地讓我游離逃亡

車子在校園被人撞后逃逸的第二天,我們開著過期的沙丁魚罐頭去小相聚。

爲了準備早上的測驗,忘了當時是保持清醒的第幾個小時了。被周遭世界馴服無數,能讓自己冒著疲倦去滿心與外界交接,早已不再。也因爲疲憊,在理智漸被情感剝削淘汰所分辨出的美麗,即是今晚以立可拍所成立的世界裏,學長姐們最後一次以學生的姿態一起出外玩樂吧。

昏暗的橙黃燈飾邊,相片照出的每刻永恒中,大家皆是如此的年輕,互相憧憬著不同樣的未來和前路。二十出頭的花樣年華,我卻不合時宜的眷戀長著感嘆的流逝年華了。

現在倒是齊全了,臺灣游的旅伴們,在昏暗的橙黃燈飾邊。

唯有不捨的是,立可拍化學作用背後所呈現出的真實,還沒經過歲月的催化便以復古的名義開始小小泛黃,斬釘截鐵地鋪上一層厚厚的遙遠。餐桌上的自己拿著相片一邊觀賞,一邊沉浸在自己裝滿的傷感中,對於以往不懂得珍惜的稚嫩更是牽挂。

你們啊,猶如路旁綻放的小花,溫柔婉約地讓我游離逃亡。

1 則留言:

  1. 最后那一句是如此的荡气回肠啊。

    大爱。

    回覆刪除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